疏言

雾色青山,我坐其间,携一壶清酒,看雪。

茶宴

@云川漫步【置顶抽奖】 

紫笋茶,从唐肃宗年间(公元757-761)起被定为贡茶。是因为茶圣陆羽品尝了阳羡(宜兴)紫笋茶后向宫廷推荐。后来因为宜兴贡茶数量大,才由长兴顾渚分造。

微博“言总家的猫”,各位点开评论,不要点击链接,默默点击讯飞二字,挂了我就疯了谢谢。

至于怎么教?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教~


茶宴

@云川漫步【置顶抽奖】  感谢竹子客串背景,让我写了一个小短篇

  ………黑阁………

季蕴心看着电脑中的监控 ,转身看向身边的珞凇:“地方呢,是找好了,不过你不是真的就只是游山玩水吧?”

“后日,小璟生日。”

话毕,珞凇收了刚洗好的毛笔,走出办公室,余光看向监控,神色讳莫如深。

白色的宣纸上,赫然是四句诗:

   竹下忘言对紫茶,全胜羽客醉流霞。

   尘心洗尽兴难尽,一树蝉声片影斜。

季蕴心看回电脑上的监控,点击,勾起唇角,微笑着看向监控中全然不知的正在和甜冉嗨皮乌小璟同学呢喃道:“真是可怜呢~”

乌恒璟生日的前一天晚上,二人一起晚饭。珞凇突然通知:“明天和我出门,带好换洗衣物。”

乌恒璟不知所以:“先生,我们去那里?”

“明日你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乌恒璟自然是高兴的。

先生,记得他的生日。

第二日乌恒璟醒在闹钟之前,兴冲冲的开始洗漱,收拾行李这件事早在昨日晚上就收拾好了,一直兴奋到中午的乌恒璟,和珞凇一起出发。到达目的地时已接近下午。

珞凇所选之地是一处竹林,斜阳照射下,竹影随风浮动,中心一处空地 ,建有一处木屋,院中有一石桌,被铺上毛毡,桌上摆着笔帘,砚台,宣纸,镇纸等用品,还有前些日子珞凇在黑阁写的诗。

新奇的乌小璟同学,推开小木屋的门,门口正对着石桌。

“先生,我们要在这里住一晚么?”

“不错,今日,我陪你。”

……………

说好的生日陪玩,乌恒璟现在只想哭。

从来这到现在,哦不,到十分钟前,先生陪他逛了竹林,最开始小璟同学还有点兴奋劲,时不时在先生周围上蹿下跳。

不到一个小时,小璟同学发现,这偌大的竹林,到哪里都是一个样,不一会儿就没了兴致。和先生一起回了小屋。

可是没想到刚回到小屋,先生命令他换上一身素白长衫,练字!

 练字啊!!

刚写十分钟,小乌同学就开始浑身难受,站着难受,拿笔难受,练字难受…总之就是难受…

“我好好的一个生日啊!”乌恒璟只管在内心咆哮,但是迫于珞凇的“淫威”不得不乖乖按照珞凇说的摆正姿势,然后,乖乖练字,临摹着先生的诗。

反观珞凇,在门口放了张矮桌开始泡茶,煮水,温杯,醒茶…一丝不苟,似是没有看见哪里都难受的自家小孩。

等到乌恒璟终于忍不住开始扭动时,珞凇勾起唇角,拿起一盏茶,向着石桌走去。

珞淞从背后靠近乌恒璟,左手扶住乌恒璟的腰,右手向前放下茶盏。

“不会,嗯?

“先生,我…那个…能不能…”

突然珞凇握住他的手,左脚伸入乌恒璟微微分开的双腿,将他的腿向左向后分开。之后,低头:

“我教你。”

茶宴

 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与赵莒茶宴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唐 · 钱起

竹下忘言对紫茶,全胜羽客醉流霞。

尘心洗尽兴难尽,一树蝉声片影斜。 

Q:讨论一下今年的高考试卷?(科目不限考一科谈一科)

新高考二卷的立体几何就像被修了蹄子的马踩过一样。。。